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旅游

潜伏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4:58

“移动,慢一点儿,每分钟只可以移几厘米。”  “枪栓”非常有耐心,因为这是“哨兵”留给他的宝贵财富,是足以让他在死亡边缘挣脱的法宝。  太阳异常的刺目,“枪栓”把所有能反光的东西都装在了迷彩包里。这是上级为本次行动专门从侦察部队调配过来的。  “枪栓”略感觉到孤独。虽然远处的战友也不过距离自己不到一百米,可自从没有了“哨兵”的保护,他就感觉不到安全。  一只毛毛虫子慢慢的爬上了“枪栓”的手臂,痒痒的。  “枪栓”悄悄的用手指把它弹了出去,正如三天前和它那可怜的同伴一样,划着优美的弧线飞出好远好远……  【弹掉手臂上的毛毛虫,“枪栓”焦躁而又暴怒的吼叫着:“我必须去,谁也别想拦住我。”对“扳机”这个自己的三哥也全无一丝的尊重。  “我再说一遍,我不同意。”“扳机”非常固执的坚持着。  “你知道参加‘潜伏小队’意味着什么吗?你是我们的英雄,我们不需要把一个英雄送到敌人的枪口下。”“扳机”竭力的寻找着合适的理由。  “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被埋在了土里。”“枪栓”看着“扳机”的眼神越发的凶狠和气愤。  “嘘!小点儿声,这是宣传的需要,而你就是这个需要,其实你比我更明白,我们现在太需要一个能让我们振作的英雄。”“扳机”的话总显得底气不足。  “赵三儿,你这是逼我。你知道的,没有他,现在埋在土里的是我,被宣传的是他。我不想一辈子活在阴影里。”“枪栓”执拗的很,颇有一点儿“哨兵”的影子。  “扳机”显得很沮丧,喃喃道:“叫我三哥!”  “可我更想叫你‘扳机’,从你的眼里射出来的应当是怒火,而不是……”“枪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给他自己摔过来的门截断了。  “枪栓”很难受,他不想看“扳机”那略显文静的面孔,索性向自己班的阵地走去……】    〖一〗    这是一片什么样的阵地啊,如同一个张牙舞爪的猛兽,吞噬着一切对它有威胁的东西。这个阵地……  “枪栓”一阵错觉,已经分不清这是到底是敌人的阵地,还是我军的阵地。这阵地是否也流尽了“哨兵”的热血呢……  【阵地前沿的植被已经被前几天那场冲突的炮火掀成了一片狼藉,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这没有掩护的地方停留哪怕二秒钟,除非是装甲车或坦克。而在这里使用装甲车和坦克,除非对方的指挥官是个白痴。在没有施展空间的地方,这些装甲目标根本会被后方的远程炮火全部覆盖。所以正面是不需要担心的。  做为全连阵地的前沿支撑点,“枪栓”所属班的阵地位置显得格外的重要。按照“哨兵”生前所分析,“枪栓”力排众议,强烈要求占据这个支撑点。现在“枪栓”是英雄,别人的意见上级或许不会考虑,他是例外的。  阵地左侧后的安全基本可以不用考虑。六班的一挺轻机枪、两支自动步枪和六支半自动步枪,外加连里的两门迫击炮,在这些火力的覆盖下,想从狭小的空间渗透进来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阵地右侧才是“枪栓”担心的地方。一块巨石会成为敌人渗透的掩护。  枪栓曾想在那里设置一个支撑点,可爬过去一看,果然如“哨兵”分析的,那里会是敌人炮火下的一个陷阱。  从巨石到阵地为一百五十米,多为地形复杂地带,白天视线好的情况下没什么影响,可夜里就不好说了,摸上来一排人都不成问题。上一次激烈交火时的敌人就是从那里摸上来的,如果不是“哨兵”,估计自己连队会受到惨重的损失。  “枪栓”仔细的观察着前几天自己和“哨兵”的哨位。按照“哨兵”生前的分析,那里已经放弃了,真正的暗哨位被安排在前出一百五十米高坡上的一块巨石后。在那里基本上可以掌控所有方向的异动,明哨位则安排在左侧后五十米的树丛前端。除了警戒,主要的目的是保护暗哨位。这是真正科学有效的哨位设置方案。】  “枪栓”一面仔细的观察阵地,一面缓缓的挪动着。他的目的就是要在到达明天黎明的漫长时间里穿越那七十余米的缓坡地带……  夜幕降临……星光灿烂……夜虫啾啾……  除了自己这处草丛,其他地方都静得可怕。黎明,可怕的黎明;黎明,让人伤感的黎明;黎明,黎明……  【黎明前段是那样的黑暗,可“枪栓”还是从眼睛的余光里发现了那个潜伏在“哨兵”身旁的敌兵,“枪栓”毫不犹豫的端起了枪……  “哨兵”对自己的训练是很有成效的,那样有耐心、潜伏技术那样的高超的敌人还是没能逃脱自己锐利的眼睛。枪栓冷笑的盯着枪口下的猎物……  悸动!是什么让自己那样的不安?月光,星光,还有……刀光……  真的如“哨兵”所说,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是能够具备预知危险能力的,可“枪栓”宁愿不相信这种能力……  死亡是那样的近,除了闪避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虽然哨兵也处在危险之中。可他明白,“哨兵”的技术要比自己高超得多。他很想救“哨兵”,可精于计算的自己还是瞬间判断出,自己距离死亡比“哨兵”距离死亡更近。闪避……  那是自己想不到的速度,黑影闪电一般的动作和瞬间便抹到了自己脖颈的匕首。自己甚至来不及发出恐惧的惨叫,除了条件反射般的向右侧前方摔出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死亡原来是那样的让人惊骇,“枪栓”觉得已经嗅到了自己喷热的血气。除了眼睁睁的看着锋刃距自己左颈淋巴循环管越来越近之外,自己真的很无奈和无力……】    〖二〗    身后的所有战友们都非常明白潜伏的含义。那是与死亡拥抱、亲吻。“枪栓”当然也明白,所以他才不顾“扳机”的阻拦,拼了命也要参加。  从那个心碎的黎明开始,“枪栓”变得非常孤独,他一直很怕看所有战友的眼睛。他怕看到那种崇拜与尊敬,也怕那种狂热。他感觉到愧对所有的人,他无法在英雄的光环下心安理得。  “枪栓”望了望隐身在自己身后战友们。虽然除了黑暗,他什么也看不到;可他感觉得到,在每个草丛里,每一块石头里,都隐藏着复仇的心灵。因为他们所有人,都不会忘记那个让他们心碎的黎明……  【一声略显焦虑的枪声。  那个黑影猛的一滞,便如扔在地上的沙包一样,一下子惯到了地上。  从死亡线上走了一圈儿的“枪栓”足足愣了有二秒钟,瞬间明白了,猛的抓起那支冲锋枪,如猴子般的蹿了起来,并向哨兵的那个方位观察。  他震惊了,那里没有“哨兵”的存在。长期训练的惯性思维让“枪栓”格外的清醒,他先是向自己的前沿扔出了一颗手雷,然后向“哨兵”所处暗哨位的后沿小路端枪猛扫。  哒哒哒……轰……哒哒哒……  在爆炸的火光中,“枪栓”发现自己前沿七八个黑影儿全都机灵的趴伏在了地上,也看到在暗哨位的小路上,一个刚刚跃起的黑影忽然惨唳着栽倒在了路旁。  “枪栓”把冲锋枪转到了自己哨位的前沿,用冲锋枪向爆炸时火光映射出黑影的大致方位有节奏的点射着。  哒哒……哒哒……  当然,他也不会忘记了顺便向暗哨位前沿的小路来两下子。  敌人开始反击了,七八处火焰向自己的方向炙烤过来。那是和自己冲锋枪相同的声音,子弹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侧啪啪的爆裂着。  “枪栓”无奈的在自己哨位附近机动着,还真要感谢“哨兵”,他把自己的哨位做了有效的加工和修改,使敌人略显薄弱的火力很难有效压制自己。  “枪栓”一边用手雷掩护自己更换弹梭,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因为即使地形非常有利,也不可能让他坚持太久的时间,因为敌人总有清醒的时候,他们很快就会明白,在另一个方向上不会再有支援的火力出现。  关键的二分钟时间里,“枪栓”用仅有的七颗手雷和那支冲锋枪有效的封锁了自己的阵地前沿和暗哨位前方的小路。他暗自庆幸:敌人的两名老兵分别被自己和“哨兵”干掉了,剩余的那些敌人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火力打蒙了。这时敌人如果不顾一切,凭借速度多方位冲锋,自己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  突然,一颗子弹一下子咬在了自己的左臂上。  “枪栓”哼了一声摔在了地上。看着猛然跃起向自己这个方向蹿上来的黑影儿,他彻底的绝望了,自己很快的就要步“哨兵”的后尘……  他并不感到悲伤。能和“哨兵”在一起,他很欣慰。在那无数个日夜,“哨兵”是给了自己帮助的人,就是这些帮助才让自己在初涉的战场上无愧一名战士的称号。他笑着盯看那七八个快要接近自己的身影,也等待死亡的降临……】    〖三〗    “枪栓”轻轻摸了摸自己左臂还略显疼痛的伤疤,极力忍耐着麻痒带来的不适。他又摸了摸桂在右肩下的冲锋枪,感受着这与自己同样经历血与火考验的伙伴带给自己的亲切。他无法想象,那个黎明,如果不是自己配用了全班仅有两支冲锋枪的一支,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那种考验……  【那纷乱踢踏的脚步似乎踏在了“枪栓”的心上,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苦涩和疼痛,很快战友们将会面临一场空前的灾难。“哨兵”做了他能做的,自己也做了自己该做的,真的希望自己的战友也能做到应当做的一切,可该死的后方一直没有反应。在模糊的意识里,在身后的方向上突然迸发出杂乱枪声……  哒哒哒……哒哒哒……  咔……咔……咔……  已经跃进到自己身侧的七八黑影一下子乱了,其中有三、四个摇摇晃晃的倒下了。  “枪栓”痛苦的翻了一下身,在自己的眼帘里看到十几个熟悉的影子快速的向自己这个方向运动。  突如其来的打击相当有效,敌人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勇气,还能动的敌人匆忙的拉扯着三个无力挣扎的身影向阵地下飞快的后撤。一个黑影跃到自己的身侧,一把拉住他的左臂向阵地下拼命的拽。  剧烈的疼痛瞬间让“枪栓”恢复了意识,他猛的抓紧一直吊在右臂弯里的冲锋枪,刚想向上抡。  突然,那个一边拉扯“枪栓”向阵地下后撤一边回头察看情况的敌人身体猛的一滞,那张略惊慌和急躁的脸孔上绽放出一朵艳丽的血花,鲜血和脑浆喷射了“枪栓”一脸。  “枪栓”的眼前一片血红,在“枪栓”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是“望远镜”。  这个枪打得很准的家伙,这个没事总来和“哨兵”比试的家伙,这个总是被“哨兵”打败的家伙,这个一直不服气和总是充满怨气的家伙。就是这个可爱的家伙,在关键的时刻救了自己。  “枪栓”松了口气。  忽然在“枪栓”前方那个蹦蹦跳跳的敌人回头开了一枪,身后传来“望远镜”仆倒在地的声音。  “枪栓”的内心一片冰凉。他用力气,把手里的冲锋枪,向那个拐着想向阵地下后撤的红色身影甩了出去。朦朦胧胧中,受到打击的影子消失在视线里。  “枪栓”慢慢的软下了沉重的头颅。他擦了擦满脸的血迹,重新恢复了视线,身后蹿出了无数熟悉的身影。“枪栓”彻底的放松了,歪了歪头。在的意识里,他还能看到一条流着鲜血的小腿和“望远镜”那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脸,那张脸还难得的向他露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微笑……】    〖四〗    “枪栓”用夜视仪,借助星光向前方敌军的阵上观察着,寻找着哨位。他非常仔细,甚至针对每一个目标进行反复的评估。因为这非常重要,决定着自己和身后二十三名战友们的生死安危……  虽然战友们无所畏惧,差不多每个人在来之前便已经写好了遗书;可“枪栓”不希望那些遗书成为真正的遗书。就如同来之前二哥“子弹”面对自己的遗书随手拨开一样,遗书永远也不要交到自己的亲人手中……  “枪栓”悄悄的轻扣步话机,向自己的战友传达着侦测信息……  “七点方向,五十五米,哨兵一名。”  “六点方向,四十七米,伪装哨位。”  “七点半方向,五十一米,虚假目标。”  “九点方向,八十五米,机枪阵地。”  “九点半方向,一百一十四米,机枪阵地。”  “八点方向,九十四米,伪装暗堡。”  “六点半方向,二百七十三米,迫击炮阵地……”  ……  “枪栓”的头上渗满了细密的汗水。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目标。在这么多的目标和火力面前,我军潜伏的二十四名战士根本就无从施展。  一个念头在“枪栓”心里出现——陷阱。  现在已经不是能否攻占敌军阵地的问题了,而是自己这二十四个人能回去几个人的问题了。  突然一种危险的信号在“枪栓”脑海中出现,这和那个黎明时的感觉完全一样……  “枪栓”不敢有一丝的动作,只能凭感觉去估测和观察。  “七点半方向,十五米,暗哨位,敌军一名,配备冲锋枪一支。”  “枪栓”悄悄的轻扣步话机,并提出后撤取消行动的建议。然后是那沉闷的等待……  战友们同样会在这样的等待中煎熬着。  黎明,黎明,可怕的黎明;黎明,黎明,难得的黎明。还等什么,难道要等到这难得的黎明消逝,那将意味着什么?  “枪栓”恶狠狠的咒骂着自己的二哥“子弹”,他为什么还不下命令,难道想让这二十四名战士在这里把血流尽。  终于,步话机里传过来了嘘气的声音。一声,两声,三声,四声。  “枪栓”一阵子的眩晕,艰难的等待终于换来了取消行动的命令。可这一声命令也决定了“枪栓”的命运,所有人都可以撤,只有自己不能,他不能惊动暗哨位上的敌兵。   共 64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保护生命腺 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妙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