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生活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三六章 身在人世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3:49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三六章 身在人世

辛六是最出色的细作,没有之一。作为细作,跟踪追踪的本事自然高强,而他追人能追丢,这在韩枫和詹康看来实在匪夷所思。

十八连盘阵对于二人来说都是新名词,就连詹凡也摊开双手,表示从没听过。不过联想到欧阳小妹的状况,不用猜也知道这阵便是她摆的那些石头,只是对方是用阵法高手破阵,这一点却让韩枫几人吃了一惊。

他们原以为山匪大多是粗人,他们会仗着人数众多而不惜铺一条通往清河城的血路,却没想到有人在他们之前便已经解决了这个麻烦。但山匪们的进军速度并没有明显加快,很明显,这个破阵的人和山匪并不是同一势力。

詹凡看着韩枫,道:“韩兄,会不会是……”说话直接如他,也多少知道在韩枫面前提明溪有些不智。

而韩枫却没有露出让詹凡胆寒的眼神。他手撑着下巴,凝神细想。明溪或许有破阵的能力,但是明溪绝对没有逃脱辛六追踪的能力,而她若发现被辛六跟踪,势必第一时间让白雪回头反攻。再者,她并没有帮山匪的打算。

同理,这个人也不应该是詹仲琦。

那会是谁呢?或许这个人自己压根就不认识。而他信手破坏了明溪倾尽心血摆出的十八连盘阵,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五万山匪的包围合拢,让清河城灰飞烟灭。

会是邢侯的人么?但邢侯消息灵通,怎会不知越王世子詹康在清河城。在这个节骨眼上,无论邢侯也好、柳泉也好,乃至梁公,都不愿跟越王结仇才对。

若说天下间这会儿分为三大势力,其中帝都为一方,邢侯梁公为一方,越王为一方,那么明溪和詹仲琦是帝都的势力,他们明摆着不会出手;邢侯也不会出手,仅剩下的便只有越王了。

韩枫摇了摇头,抛开自己这个完全不可能的设想,重新考虑邢侯出手的可能性。毕竟,山匪和海盗若有勾结,海盗里边又明确有柳泉的人,那么山匪之中有邢侯的人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然,思虑这些对他来说颇有些吃力,甚至对于白童来说也不轻松,但詹康却显得游刃有余的多。

他自幼便长在越王王府,启蒙教育就是义侯之乱和夺嫡之争,此后二十几年过得战战兢兢,阴谋诡计对他来说比吃吃喝喝来得更熟悉,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于是,他眼珠子转了转,便面露恍然,如有所悟:“该来的终究要来。既然已经逃不开,就坦然面对吧。你们今晚是跟我一同去驿站,还是先去侯府看看小妹的情况?”

韩枫显然再一次高估了詹凡对于人情世故的熟悉程度……小王子揉了揉酸痛不堪的双腿,对詹康可怜巴巴地道:“大哥,她要是晕着,我们去瞧她也不知道;要是醒了,这会儿也该歇着,我们去不是打扰她休息吗?再说,我是真的走不动。”

很明显,在兄长面前,杀人如麻的青年人“返老还童”,脸皮再一次厚到了清河城城墙都羡慕的程度。詹康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韩枫道:“我出来的时候见大夫说小妹已无大碍。既然如此,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不如就一同回去歇着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

这一夜睡得并不踏实。自从白童有了预知的能力后,韩枫在梦中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景象。他不知道那些是真是假,因为看到的东西都是虚幻的,就连人脸都瞅不见,且并不与他自己相关。恍惚间,他看见天地之中到处都是血光,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噫叹,还有人在争斗……

朦胧之中,有人不缓不急地像下棋一样在地上摆着石子,但那石子刚摆好就被人踢开,于是他继续摆,那人继续踢……你来我往,永无止境。

有人在不断地磕着头往南行,有人在吟唱着他听不懂的辞藻,有人缓缓倒下,有人却从旁人双腿间捧出呱呱哭叫的婴儿。地域不停变换,但这生命的轮转却没有本质的不同。

恍惚间,他觉得有张人脸紧贴在自己眼前。那人的双眸是黑洞洞的,一点眼白都没有。他起初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后来才发现对方原来是个瞎子。但他黑漆漆的眼窝却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洞,能够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看着那两个眼窝,韩枫竟觉得有阴风从眼窝冲吹出来,让自己浑身发寒,心里发毛。可越恐惧,就越想去看,但当他真的仔细看时,却发觉那黑也不全然是黑。

最深处,似乎有亮光,那亮光是――

韩枫倏然而醒,醒来时只觉前胸后背都是汗水。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亮光,也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那个瞎子,但冥冥之中,他却觉得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只可惜,就连白童也回答不了这件事更具体的情况,因为他的“开来”时间太短。

为了照顾詹凡方便,韩枫跟詹凡住在一个屋子里。此刻他醒了,詹凡却仍然睡得很熟。听詹凡打着均匀有致的呼噜,韩枫暗暗好笑,心想他也真的是累过了头。

韩枫起身用凉水激了激脸,等汗退去后想再睡,却听詹凡忽然笑了起来。

大半夜屋子里忽然有个人发笑,虽然詹凡笑得没心没肺,但韩枫还是被吓了一跳。他回头看向詹凡,见小王子依旧睡得熟,只是满脸堆笑,像是小孩子做了好事后在等着大人的嘉奖。而他也果然如此。

詹凡笑过后,说了一句梦话:“师父,师妹好好的,您可不能打我。”

韩枫被这句话逗得险些笑出声,然而笑容刚溢到脸上,他又情不自禁地把这笑压了回去。詹凡梦里仍然想着欧阳小妹,可自己在离开明溪后,却连跟她有关的梦也没有做过。不仅明溪如此,就连对婉柔,他也想得很少。

在这个四处静谧,大战欲来的夜里,韩枫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的感情生活。他与许许多多的人都打过交道,这些人中不乏人中龙凤,甚至有些人本来就是凤子龙孙。而这些人中,柳泉有卓小令、詹康有颜十一和孟纤纤、如今就连混沌懵懂的詹凡都有欧阳小妹,他又有谁?他想起路上见到的那些流民,有些人已经老得走不动道了,但是夫妻二人依旧你扶我,我扶你,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当然,也有一方倒下,另一方看也不看便继续赶路的。

不得不承认,看到那一幕幕的时候,他心中空落落的,既不难过,也不好受。他不希望自己有一天落到被爱人背弃的田地,但更不希望连个能背弃自己的爱人都没有。

窗外有城里仅存的人家传来的声音。那声音中有孩子呜咽,有老人咳嗽,有夫妻吵架,还有小两口因为朝不保夕而在寻求最后的欢愉……这是人间的声音,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刹那,韩枫觉得自己身在这尘世间,却又离它们很远。

本书读者群:

东山县中医院
盛京医院辽东湾分院
湖南白癜风如何治疗
九江妇科
芜湖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