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娱乐

重生清宫宠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无非好坏

发布时间:2020-01-16 14:49:00

重生清宫宠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无非好坏

桑梓的心情很好,而在这个时候,御医又宣布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她居然又怀了身子!

这个消息一出,桑梓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可真的没想到,而且,她才刚生完自己的小五儿,现在才四个多月,这个时候,她居然又被宣布这个消息,她怎么就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感觉?相反,她现在惊吓了好吧!

“周御医,你确定本宫的脉象是滑脉?”

桑梓一脸认真的看着周御医,眉头微微的皱着,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似得,让人无端的产生一种压力。

周御医看到桑梓一直盯着他看,就有些不悦,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可这位娘娘也太大胆了一些,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看自己,丝毫没有留意到桑梓紧皱的眉头。

与这位周御医相反的是,桑梓只是想要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位御医,已经把他归咎到‘轻浮’的女人行列了,于是,这个误会也就结下了。

等到这位周御医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这位娘娘还在盯着自己看,心里面更加恼怒了,只是,他被自己的阿玛告诫,万万不能得罪这些娘娘,于是,他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开口:“娘娘放心,微臣行医十几年,完全可以确认娘娘现在的脉象是滑脉,要是娘娘不相信微臣的话,可以再找一位御医确认一二。”

桑梓听到这句话,觉得这位刚上任的周御医,果然是遗传了自己阿玛的谨小慎微,心里面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原本已经触碰到桌子上的茶杯了,这才想到自己怀孕的事实,于是,随手就把杯子递给身边的知棋,让她给自己重新泡制一杯。

其实,这位周御医说出自己是滑脉的时候,桑梓就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怀上了,虽然,她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相信,可她已经生下两个儿子了,基本的孕妇反应,她还是可以确认的。

更何况,她这些日子也确实容易犯困,就连平日喝的鱼汤,也觉得比往日的腥了许多,原本她还有些怀疑,现在经过确诊,她也不能再否认这个事实了。

想着这位周御医是那位老周御医的儿子,桑梓就觉得,看在老周御医的面子上,她就给这位周御医一个表现的机会,也算是对他的提携。

旁边的知棋这个时候,正好奉上来一杯茶,桑梓轻轻的端了过来,吹了一下杯子里面的热气,这才品了一口,微笑着:“既然周御医已经确认了,本宫也不说什么,稍后,就请周御医去皇上那里报备一下,就当是为本宫传个话吧!”说着,桑梓就示意身边的知书,为她打赏银子。

听到这句话,周御医微微的愣了一下神,知书就把手中的赏银,递到周御医的手里,抬头看着端着茶杯品茶的桑梓,就赶快的低下了头。

他知道宫里的规矩,这些娘娘们经常会给打赏银子的,他收下也没有什么,只是,想到这位娘娘让他给皇上传话,他就忍不住想的多了。

他的阿玛给他说过,但凡这些娘娘们给你露着个脸,就说明她想拉拢你,可他想到刚才这位娘娘盯着自己看的眼神,他觉得自己就算被人拉拢,也绝对不会被一个看上自己容貌的女人拉拢。

当下,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眉头也微微的皱了一下,这才看着端坐在上首位子上的人,开口:“宜妃娘娘,您吩咐的事情,微臣一定会派人去禀报,要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微臣就先告退了。”说完,他就对着桑梓行了一礼。

桑梓也不言语,只是慢慢的品尝着自己手中的茶水,她不记得自己得罪这位周御医,可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为什么会皱眉?而且,要是她没有看错的话,他的眼神里还有恼怒的神色,看来这位周御医已经被其他人拉拢了。

想到这里,桑梓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她到是不在乎这么一个刚进入太医院的小御医,她现在想到的是,她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要知道,周御医的阿玛可是依附到她的下面了,现在教出的儿子,居然对她抱有敌意,这可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了,看来,那位周御医对自己也有二心了。

这样想着,她就忍不住想到刚才周御医说的话,说什么‘派人去皇上那里去禀报’,难到说,她堂堂康熙亲封的宜妃,难道还找不到一个可以通传消息的侍从?

桑梓的眼神开始冰冷了起来,目光平淡的看着眼前的周御医:“既然周御医政务繁忙,那本宫也不敢劳烦周御医派人去皇上那里去禀报了。”说着,她就看向小柱子:“等一会儿去皇上那里禀报的时候,记得让皇上再给本宫派一位御医重新把一下脉,免得出现什么差错,本宫也承担不起‘谎报消息’的罪名。”

小柱子的身子骤然一冷,他知道自己的主子,让周御医给皇上禀报消息是为了给他一个机会,没想到这位周御医是个心大的,居然开始给自己主子使脸色,真以为自己主子会缺少投诚的人?

小柱子的心里也是气氛异常,老周御医早就投靠到自己主子门下了,可他的儿子居然敢甩自己主子面子,可见,他们早就有了异心,既然如此,他可不介意替自己主子除掉这个碍眼的东西。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小柱子就带着狗腿的走到自己桑梓身边:“主子放心,奴才这就去皇上那里汇报一声,也好让皇上再为主子重新挑选一位御医,免得主子空欢喜一场。”说着,小柱子就隐晦的看了周御医一眼,就赶紧的退了下去。

周御医听到小柱子的话,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不愿意再做挽留,反正,他只要认真当自己的御医就好,没必要在乎一个女人‘以色侍君’的女人的拉拢。

只见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抬头的时候,目光微微的低垂,这才开口:“既然宜妃娘娘已经派人去通传了,那就没有微臣什么事情,在下先行告退!”说着,他就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开了。

桑梓没有出声,只是看着这位周御医慢慢的离开自己的宫殿,心里有些冷笑,手中的茶杯随着桑梓的动作‘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地上瞬间就出现了无数片的碎片,直吓的众人站直了身子。

就连坐在棉被上和小五儿玩耍的保成,也疑惑的看着桑梓,只是,现在的桑梓正在气头上,根本就没有理会保成呆愣的表情,倒是众人看到自己的主子发火,心里面忍不住咒骂那个周御医。

而走到大殿外面的周御医,正好听到茶杯破碎的声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坚持自己的医德,没有被这个娘娘拉拢,可听到这声脆响,他自然也猜得出来,这位娘娘在发火,心里面对这位娘娘更加鄙视了几分。

他在家里的时候,就被自己的阿玛叮嘱,要好好的和这位娘娘拉近关系,可是,他可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靠着自己容貌攀上这个关系的,而且,他最讨厌别人看着自己的这张脸,那会让他觉得恶心。

左右思索了一下,他决定回去的时候和自己的阿玛说一下,省得自己的阿玛在宫里诊脉的时候,被这个女人算计了去,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他的自作主张,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前途。

长春那里治疗银屑病
北京京都儿童比较好的检查医院
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泉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遵义儿童癫痫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