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养生

快穿前方有只狐狸精

发布时间:2019-06-25 03:03:47

“师兄,师兄,你去哪儿了?”七尾正伏在草垛里补眠,冷不丁地听到山崖上面传来一阵小奶音,软绵绵的,听着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有.)?(.意.)?(.思.)?(.书.)?(.院.)蓬松的尾巴懒散地摇晃着,七尾打了个哈欠扬起脑袋,逆着刺眼的阳光往山崖上面望去。穿着宽松道袍的小小身影就在崖边,摇摇晃晃地踩着松软的沙石,零星有几颗碎石块落下,正巧砸在七尾的面前,溅起的尘土惹得她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就在一瞬间,一声惊惧的长啼贯彻山谷,那个小小肉肉的小道士坠落了下来。七尾想也没想,一跃而起,卷起自己毛茸茸的尾巴将他圈住了护在背上,而后稳稳地落地。清衍像是惊呆了,除了时不时的抽噎,连一声大气都不敢喘。他直勾勾地看着七尾,紧紧握着的小拳头里,还攥着一把柔软的狐狸毛。七尾吃痛地呲牙,哀嚎着叫他撒手,“臭道士,快点松手,痛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狐狸会说话!”清衍眨巴着眼睛,好像有些不可置信,随后转化为兴奋,一把抱住狐狸,肉呼呼的小圆脸贴着她的后背,一阵乱蹭,“好可爱。”“撒手撒手,要喘不过气了。”七尾被勒得眼冒金星,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头脑一热救了这个小道士。清衍笨拙地把七尾抱在自己的腿上,捏一捏她的耳朵,又捏一捏她的小肉垫,连她后面七条毛茸茸的尾巴都喜欢得不得了。该死的,为什么被他揉耳朵会这么舒服?七尾舒了口气,在他怀里滚了一圈,雪白的爪子按着清衍的手往脑袋上揉,“大胆,本大仙叫你停了吗?”七尾一向自信自己一定能修炼成九尾,荣登仙班,故而每每在后山晃荡的时候,总是对那些修为较低的精怪们自称大仙,就是当着清衍的面,也一点没有谦虚的意思。山谷里,微风徐徐的,卷着一阵阵淡雅的花香扑过来。七尾晃着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清衍的脖颈和鼻子。也许是下午阳光正好,草地也松软舒服,一人一狐懒洋洋地躺着,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天色已经暗了,清衍着急地环顾着四周,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自己走丢了一整天了,师傅师兄找不到他该怎么办啊?这山谷里晚上阴觑觑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蛇虫猛兽,他害怕得不得了。“臭道士,你哭什么?”七尾摇着尾巴,抹去他脸颊上淌落的泪水。清衍抱着七尾,一头埋进她松软的皮毛中。“呜呜呜,我回不去了。”“喂,弄脏了本大仙的毛,你就死定了。”七尾一向珍视自己这一身雪白的皮毛,隔三差五就要去溪涧洗白白,她十分担忧小道士一下把控不住把用她的皮毛擦鼻涕。“对不起对不起。”小清衍乖巧地从她的皮毛中抬起头,攥着袖子把眼泪擦干。“小狐狸,你说山里晚上有没有熊啊?”“你害怕吗?”七尾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挺着前腿伸了个懒腰。清衍惊惧地环视四周,而后对着七尾郑重地点点头。七尾没回他,隔了一会儿,趁清衍回头,七尾猛地一下窜到他身后,故作惊恐地大喊一声,“啊啊啊啊啊,有老虎啊!”几乎是一瞬间,清衍蹦得老高,往后一把捞起七尾,飞快地跑向近的那棵树,三下五除二爬到了树杈上,神情紧张地往底下看。“小狐狸,哪里有老虎?”他怕自己看不清,便问七尾。七尾红着脸,“我……我骗你的。”清衍没生气,反而松了口气,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拍拍胸口,“吓死我了。”好不容易等清衍缓过劲儿了,他颤颤悠悠地抱着树干不敢动了,为什么自己会爬这么高,下不去了怎么办?“狐狸狐狸,我们怎么下去啊?”他声音轻颤着,带了哭腔,手和脚死死夹着树干,一点都没法儿动弹。七尾见他怕成这样,蹭蹭蹭地跳下树,挥动着长尾织成保护网一般,“跳下来吧,我接住你。”“我不敢。”清衍呜咽着,动弹不得。折腾了老半天,清衍还是不敢跳下来,七尾索性大吼一声,“你旁边有条蛇。”果不其然,清衍闭着眼睛,撒手就往下面跳。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他紧张兮兮地掀开眼皮,眯出一条缝,发现自己被七尾的尾巴护着,又急又喜。“吓死我了。”“胆小鬼。”七尾撇撇嘴。她倒是没有把清衍放下来,反而卷着他晃晃悠悠地回了山崖边,提气而起,踩着崖壁突起的石块往上跃。等安全到了崖顶,七尾把清衍放下来,问,“认识怎么回去么?”“不认识。”清衍耿直地回答。七尾真是败给他了,扬着一条尾巴牵住清衍肉呼呼的手,“跟我走吧。”尽管百年来一直不曾出过山谷,七尾的记忆里还是清楚地记着如何通向玄清观。她踩着慵懒的步子,不急不缓地穿过林间的小道,常年在道观周围修炼,靠近玄清观时,已经没有百年前那种碾压心肺的压迫感了。紧闭的大门,在七尾和清衍到达的一刻骤然大开。身着道袍的鹤发道长,巍然立于门前,那直挺的身姿犹如松柏。清衍一看到来人,就欢快地奔了过去,扑进道长的怀里,泪眼汪汪。“师公~~”玄智拍拍清衍的肩膀,慈爱地安抚,“先进去吧,你师父师兄还等你呢。”清衍乖巧地点点头,转身回道观时,还恋恋不舍地望了眼七尾。等到小小的人影消失在转角,玄智才慢条斯理地走向七尾,扬起拂尘向她挥了一下。七尾身上金光四起,待耀眼的光芒渐渐收回,原本蹲坐在那儿的小白狐已然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女童代替。七尾好奇地转着圈圈,等待百年终于又幻化成人形了,只是这样子未免也太小了些,看起来才五六岁的模样,跟那小道士差不多大。“时限以至。”玄智镇定自若地站在七尾跟前,指尖轻划,指腹便飞出一颗血珠,稳稳地落在七尾的眉心,转瞬成为融进皮肤内,像极了一颗嫣红的朱砂痣。“玄智,那小道士就是你师傅所说的,能带我离开山谷的有缘人吗?”七尾一点都不见外地扯了扯玄智宽大的袖口,歪着脑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往后,他便是你师兄。”玄智仍旧一脸波澜不惊,与百年前那个爱调皮捣蛋的小道士一点都不一样,七尾特别想捏一把他的脸皮,看看他会不会皱眉。可惜,这具身子太矮小了些,她都够不上玄智的肩膀。“随我来吧。”观里都是男子,冷不丁出现这么个精雕玉琢的小女娃,谁都想凑上去逗逗她。可偏偏七尾理都不理这些个师兄师伯,就爱跟在清衍屁股后面,时不时地捣乱,还得清衍给她收拾烂摊子。————————“清衍清衍,我又闯祸了。”七尾人没到,声音倒是早早地传进来了。清衍收起桌上的阵图,起身去给七尾开门,没料到被她扑了个满怀,整个人都往后退了几步。“莽莽撞撞的,要摔了,我可不管给你涂药膏。”七尾在他怀里蹭了两下,可怜兮兮地哼唧,“我我我……刚刚打翻了一杯水。”“这不是常事么,你又怕什么?”清衍触碰到她的衣袖,果然还是湿哒哒的。七尾谨慎地往外张望了一眼,随后迅速把门锁上,靠着门板,一脸生无可恋。“可那水杯旁边是清微师兄新画的四君子图啊。”这观里谁都知道清微爱画如命,七尾这么一杯水,可是往清微心头浇了把滚烫的油啊。清衍还没来得及做反应,门外已经有人大力地敲击着门板,“清衍,快开门,我知道那只皮痒的臭狐狸又躲你这儿了。”七尾吓得赶紧躲到清衍身后,攥紧了他的道袍,委屈地说道,“我这次真不是故意的啊,清衍,你要保护我!”“师兄刀子嘴豆腐心,你好好道歉,他肯定不会计较的。”清衍握紧了七尾的手,脚下却是大步走向门口。七尾逃已经来不及了,眨眼的功夫就被怒气冲冲的轻微从颈后拎着衣领吊了起来。她吓得哇哇乱叫,挥舞着手臂抱住清衍。“师兄,师兄有话好好说。”“怎么个好好说??”轻微一点不怜香惜玉地敲了一击她的后脑勺。“呜呜呜~师兄打我,你都不帮我。”七尾嗷呜一口咬住清衍的肩膀,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往下落。“你们都不喜欢我了,我要离观出走!”话是这么说,抱着清衍的手还是紧紧地圈着,绝不撒开。“师弟啊,你瞧瞧都把这丫头宠成什么样了!”清微揪着七尾的耳朵,倒是没用多大的力。七尾满身的戏说来就来,哭得声嘶力竭,“师兄虐待我啦,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要去找玄智师公求安慰。”玄智早些年已经过世了,猛地被她这么提起名号,清微还是从心底里肃然起敬的。想着七尾这丫头平时撒泼耍赖,在观里横行霸道,却也是小的师妹,还真是下不了狠手,清微便忿忿地又赏了她一记爆栗,对清衍说,“这丫头就听你的,好好管管吧。”“是,师兄。”听闻清微这么说,七尾松了口气,手臂软软的使不上力了,差点从清衍身上掉下来。幸好清衍眼疾手快,捞了她一把,才没有让她摔下去。“清衍,你真的要罚我吗?”“你说呢?”“呵呵呵,开玩笑,你怎么舍得罚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狐啊~”“大堂前落叶又积起来了,你去扫干净吧。”看着在大堂前闷闷不乐清扫落叶的七尾,清衍靠在朱红的柱子上弯了弯嘴角,他舍得罚她的,也只有这样了啊。

淮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盘锦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榆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