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养生

纨绔邪皇 六六零章 针锋相对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7:10

纨绔邪皇 六六零章 针锋相对

当嬴冲来到三楼客厅时,发现那位可将大秦诸多权贵子弟视为奴仆般使唤的秦可人,此时却正似受气的小媳妇,肃立在一位中年妇人身后,

嬴冲注目看了那妇人一眼,只见她四十七八岁的年纪,容貌甚美,一身简单的淡蓝色宫服,可却毫不失华贵之气。只是那眉眼之内,隐隐蕴有一丝厉色。而那眸中,更显出淡蓝光泽。

心中微沉,嬴冲却仍是镇定自如,他甚至还将嬴小小带在身边。后者化成了一条小龙,盘绕在他的肩上,似在沉睡之中,与一位幼年龙女别无二致。

“记得年前在冀州的时候,孤就已对你们静池剑斋说过,莫要再招惹到孤的头上,否则后果自负”

嬴冲的言语毫不客气,行入客厅之后亦未行礼,就这么大剌剌的在在主位之上坐下,目光似刀般注目着眼前二人。

“二位今日至此,莫非是又为那什么无面”

秦可人闻言,顿时面色涨红,眼中略含恼恨的看嬴冲。她没想到这位,会如此不给颜面。

明知她师尊六翅禅刀薛云凰在此,言辞也是如此的桀骜无理,似浑不将他们静池剑斋放在眼中。

可除此之外,秦可人又感觉很无力。若说一年前的此子,在她眼中还是一只雏猫,不值一提;那么现在,坐于她面前的嬴冲,则无疑是一头已可傲笑山林的猛虎。

薛云凰的神色倒还平静,仔细注目打量着嬴冲。

这位秦武安郡王的名声,她是很早就已听说过了。十五岁之前,是咸阳城内出名的纨绔恶棍,十五岁继承爵位与神甲摘星的当夜,就与宗族翻脸,破族而出,自创安国堂号。那时的嬴冲,就是所有人眼里的笑话。

可时隔一年之后,大秦朝野中的任何人,都不会有这想法。

这位不但在承爵后,平定了祸患大秦北境的匈奴人,更在不久前血洗了咸阳,断绝了无数世家勋贵的传承;而东河郡的大胜,则将那堂堂龙裴二氏几乎逼入绝境,使其威名在雍秦之地,可止小儿夜啼。

如今的安国嬴氏,更是在天下三十六家中位列前十,在大秦朝中几乎只手遮天。

这位武安王的面相无疑是极为年轻,因过早突破天位的缘故。嬴冲的面容,定格在了十五到十六之间。好在这位在那时候的体格就已不错,身高七尺,固而在骨骼生长停止之后,却并不显矮小。

不过薛云凰却也注意到,嬴冲的鬓角处赫然有着些许白发,面色也略显苍白。

虽说这位在脸上敷了一层粉用于掩饰,却瞒不过她的灵眼。

除此之外,这位一身气元也略有些虚浮,身上更有着昊天上帝惊澜指的指意残留。

她知数日前,这位曾与天庭那一对帝后,有过一场激战。就不知这位的伤势,到底如何是在掩人耳目还是一如这位表现在外的轻微又或似如昊天上帝吹嘘的那般,几乎致死

薛云凰意念内无数杂念闪过,又迅速将之排除。她是不耐弯弯绕绕之人,此刻直接就开门见山。

“数日之前,天庭曾遣人告知于我静池剑斋,殿下在迎战昊天之时,曾使用我静池剑斋的盘古剑神经。又有人言,贵属嬴月儿在山河社稷图内与人争斗之时,剑诀中也同样有盘古剑神经的痕迹。而那无面,正是我教炼制的盘古剑神经副本。”

薛云凰的语音一顿,杀意暗藏:“故而老身来此,是想要向武安王殿下,要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

嬴冲一声失笑,目中同样闪过一抹厉光,毫不相让的与薛云凰对视着。

尤其对方眸中的蓝芒,让嬴冲略有些在意。

心想这莫非就是静池剑斋独有的绝学灵犀剑目也幸亏这灵目是偏向于意念精神,难以看穿小小的身份。不过他估计这位,多半是打算依靠此术,来分辨他言语真假。

可嬴冲却不在意,语声一字一顿的说道:“汝为何人敢要本王解释,怎敢如此放肆”

当这句道出,这客厅内外所有御卫,都纷纷拔剑。更有几道危险之至的气机。将薛云凰遥锁住,

可薛云凰却处之泰然,毫无异色,只一身刀意蓬勃,充塞厅堂,反使周围那些御卫都冷汗涔涔,似已支持不住。

“殿下今日如此狂狷无理,究竟是不将我静池剑斋放在眼中,还是自觉心虚”

薛云凰缓缓起身,赫然几口冰蓝刀光隐现于其身侧。可其语气,却稍稍放缓:“我静池剑斋,并无意与殿下为敌。可殿下如若一直都是如此姿态,那么本宫与静池剑斋别无选择”

嬴冲闻言一声轻哼,面色阴沉。先是稍稍沉吟,随后就回道:“本王当日应战昊天上帝时,施展的乃是天绝地灭二十三剑,由本王自创而成。且参照的样本,另有其人。世间流传的盘古剑神经武学,并非是只有尔等一家。至于月儿,她是人偶之身,本王这么说,你二人可满意了”

这句话半真半假,可却已足可瞒过这位的灵犀剑目了。

说到此处,嬴冲就又一拂袖,端起了茶盏:“汝等乃是恶客,孤这里就不多留了,请吧”

薛云凰眉头大皱,她还有许多话要问。之前嬴冲的言语,虽是看不出什么破绽,可这位却未正面回答过,那无面是否在其手中,

可对面这位,明显是不愿给她这机会了。自端茶送客之后,这位就开始闭目眼神。

而旁边几位内侍已经走上前来,笑盈盈的做出了送客的手势。

薛云凰的眼神阴晴不定,一声冷笑:“希望真能如殿下之言接下来的时日,本宫会盯着殿下的。但有什么蛛丝马迹,殿下当知后果。”

待一字声出,嬴冲就是面色微变,只见那诸多侍卫,在这刻都脸上血色褪尽,陆续昏迷了过去。甚至几名天位,都不能幸免于难。

而肩侧的嬴小小,更是身躯颤抖,如非被他及时以一道真元安抚镇压,几乎就漏了破绽

可便是嬴冲自身,这刻亦觉是难受之极。以重伤刚愈的神念承受这威压,只觉胸中恶心欲吐。

也在这刻,孔殇忽然一个闪身,来到了嬴冲的身前。随着这位到来,这里满屋的强横刀意,都全数褪去,赫然被扫除一空。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孔殇似笑非笑,目光冷如寒冰:“殿下面前,可非是汝等放肆之地”

这一刹那,二人间的船板与桌椅,都在一股无形之力的冲击之下纷纷粉碎。

看起来似是势均力敌,可随后那薛云凰,却听身旁的秦可人一声痛哼。她的神情微动,立时大袖挥动,携带着秦可人退出了客厅,直至数十丈外。而后者的眉心,此时已有一丝血痕溢下。

薛云凰的脸色,顿时极不好看,心知今日,已是输给了这位。刚才如非是她退的及时,此刻的秦可人,只怕就被对方一刀了断。

哪怕对方顾及静池剑斋,不会真的下手,可也会令她颜面大失。

定定的看了孔殇一眼,薛云凰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身影如云般,从这艘船上飘离飞起。

“武安王府的手段,本宫领教了。如有再会之时,必是生死相搏之刻。”

如嬴冲真是无辜,那么双方已无必要见面。可如那无面,真是藏于武安王府中,双方自然要分个生死。

客厅之内,嬴冲则是目望着那薛云凰离去的方向:“通知云真子,让他尽早回山,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请动他师尊出山不可再命沈万三,我要的东西,都需提前给我送来。可以不计价格,总之越快越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略显随意的,擦了擦唇角的血痕。这并非是他受伤了,而是在薛云凰面前,有意如此。伤者就需有伤者的模样,否则瞒不过那位六翅禅刀。

“还有我武安王府各处,近期定要小心静池剑斋本王还需几队人手,可以随时横扫秦境之内,静池剑斋所有下院。对方如敢动手,可即时反击,不用手下留情”

闻得这句,位于嬴冲肩膀上的嬴小小,不由错愕的抬起了头:“刚才那位,不是已经信了么”

她听嬴冲的言语,完全就是准备与静池剑斋开战的架势。

“她会信本王才有鬼是已确定了你小小,就在本王手中。”

嬴冲冷笑,杀机深沉:“如非是没有把握,她刚才就已动手了。”

孔殇也微微颔首:“方才这位,确有杀机。不过料来这静池剑斋的实力再强,也不会在这时候轻易启衅。”

现在的武安王府,毕竟与以前不同。哪怕放诸于天下,也是一家势力的体量。

而武安王府与静池剑斋之间的战争,却绝非是那位六翅禅刀能够一力决断。

嬴冲却也不在意,只论明面上的力量,武安王府在秦境之内有着压倒性的优势。静池剑斋贸然开战,只会将秦境弟子置于死地,

他现在需担心防备的,是这家在暗中的手段。而要防范这些,他手底里的这些实力,仍不够用。

ps:介绍一位小朋友棒侨峻仔的新书魔仙道尊,很用心写的。

内容简介:顾子瑶挥手间,空间弥漫起紫色烟雾,那烟雾竟凝聚成一首藏头诗:

魔修引道缘,

仙途几多寒;

道法得汇处,

尊临九界凡

好没来由,名利区区,几时尽头。算荣华富贵,名高位显,妻儿艳女,肯做持修。冷淡玄门,清虚妙道,苦涩难行孰意留。修行路,悟轮回生死,有分仙流。除身尽是闲愁。猛割断冤情去便休。顶青巾布素,随缘度日,逍遥云水,物外遨游。闲里寻闲,损之又损,火灭烟消绝外求

未完待续。

山西晋康医院王清明
通渭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苏州治疗阳痿费用
遵义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
昆明专治妇科疾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