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港 > 军事

武意长存 第十九章 余波

发布时间:2019-12-06 12:59:01

武意长存 第十九章 余波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功德殿内殿的一侧厅中,何尚冲大马金刀地坐在厅内正中间的座椅上,脸色肃然,语气严厉地说道。

“父亲,这事不怪我,是那个楚云凡太嚣张,太不把我们功德殿放在眼里了,您一定要为我做主,替我报仇。”何少飞完全没有在意何尚冲那明显有些严厉的语气,自顾自地哭诉道。

“哼,没让你说话,你给我安静点。”何尚冲越听脸色越发的铁青,这个只会到处惹事的败家子,到现在还只会竟扯这些没用的,扭头对着躬身站在一旁的赵纯道:“赵纯,你来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说清楚,若敢有所隐瞒,定惩不饶。”

“弟子遵命。”赵纯站出身来,恭声应道,心中却像吃了黄莲一样,有苦说不出。既然何尚冲放出话来,自己当然不敢有所隐瞒,说不得只能得罪何少飞了。因此他不敢与何少飞对视,低着头假装没看到何少飞对自己使的眼神,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与何尚冲听。

“哼,真是一群废物,饭桶。”何尚冲听完后,气冲冲的对着众人大声骂道。

“师父息怒,请师父责罚。”李_长_春闻言立即单膝跪地,低着头,满脸羞愧地拱手说道。

“好了,为师不是怪你,起来吧。”何尚冲淡淡道,他虽然不是很喜爱自己的这个徒儿,但他心里知道李_长_春对于自己的尊敬在众弟子中是最为真切与无条件的,要不然以他那正直的性格又怎会违背自己的本心出手相助何少飞。

“父亲,您都听到了,这一切都是那个楚云凡惹出来的,您一定要严惩他。”

“谁让你说话的,你一个化劲后期的武者却连一个炼气大圆满的小子都收拾不了,你还有让我帮你做主,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我何尚冲。”何尚冲怒气冲冲地说道。他本就十分郁闷,若闹事的是其他人,他早就把人抓起来了,但虽让自家儿子惹是的李一白与孟正天的弟子。别说有着两位盖世强者的师父撑腰,但凡有其中一位自己都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不好结下梁子那可真是天大的冤枉。

“父亲,那姓楚的小子修为虽然只有炼气大圆满,但肉身十分强悍,比之他灵力修为还要厉害。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炼体强者,他真正的实力绝对不是炼气大圆满那么简单。”何少飞急忙辩解道。

“好了,你这阵子给我在功德殿里好好地反省,若是再给我到处惹是生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何尚冲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这次自己的人不仅吃了亏不说,关键是还不占理,只能自己吞下这个苦果,吃下这个闷亏。

何尚冲说完,片刻都未停留便径直离去。

“赵纯,你哪来的狗胆,竟然敢在我父亲面前乱说话,你是不是日子过得太滋润了,想折腾折腾?”何尚冲前脚才刚离开,何少飞脸色立马一变,扭头对着赵纯质问道。

“何师弟,你冤枉我了。你说何师伯都放狠话了,我哪还敢隐瞒,倘若被何师伯发现我对他说谎了,你说我还有命在吗?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留着这条小命为师弟你鞍前马后嘛。”赵纯满脸堆笑,弯腰弓身对着何少飞不断地讨好道。

赵纯表面上满是卑微与谄媚,但他的内心却是不像表面这般,心底暗暗埋怨道:“我都已经略过以及美化了一些过程,不敢跟何尚冲全盘托出,你何少飞现在倒好,还来埋怨我。你是何尚冲的亲儿子,就算了捅了天大的篓子他都不会把你怎样,但我可就不一样了,若是敢违逆何尚冲的意志,被发现那说不得真的会被他一掌拍死,到时可就白白冤死,没地方说理了。”

“够了,师弟,你别闹了,听师父的话好好在功德殿内待上一段时间,我回房调息去了。”站在一旁的李_长_春实在受不了两人的话语,对着何少飞大声说道,说完便转身离去。

“哼,也是一个废物,打不过人家还敢来对我大声呼喝,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见李_长_春已经走远,何少飞口中低声喃喃道,语气十分的不满。

“何师弟你别生气了,李师兄也是关心你的。他不过是输给了孟启寒心中有些郁闷,故而说话比较大声而已,你就别放在心上了。”赵纯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道。

“就你会说话,好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还有刚才的话你若敢说出去......”何少飞此时也已经消了气,虽然他也不是很喜欢李_长_春,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师兄,对自己除了严厉一点外也没啥不好的地方。

“啊,什么话?刚才师弟不就说了不跟师兄我计较了吗?难道还有其他话,可能是师兄我走神了没听清。”

看着赵纯那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何少飞不由得对他的机敏由衷的佩服一句,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让赵纯跟在他身边的原因,有这么一个如此善解人意的手下跟在身边,可以省去主子好多烦心事。

“对了,之前是谁给楚云等人办理任务奖励结算的?竟敢不把本少爷的话当回事,看来本少爷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本少爷是善男信女不成。”

“何师弟,这事还是得等过阵子再做处理,现在要是再闹出个什么幺蛾子,何师伯那边定会不高兴的。”赵纯在一旁轻声说道,他在心中早已经在为陈斌默哀,谁让你陈斌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这位小爷,自己也只能帮他拖延些时日,让他多快活几日了。

“真没意思,好了,本少爷回房休息去了,你哪边凉快哪边待去

,别再我眼前晃悠了,看着心烦。”何少飞心情极度郁闷,自己被父亲勒令待在功德殿内不准踏出一步,现在就连收拾一个小小的弟子都这么麻烦不能立马办到,这让他极度不爽,心烦意乱。

“那何师弟你就先休息着,我去前殿看着带你他们,不然那群小子又要偷懒了。”赵纯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愿一直待在这里小心翼翼地陪着这位爷,还是回前殿去自己当爷来得舒服。

“去吧去吧,没事别来烦我。”何少飞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发走了赵纯。

功德殿内殿深处,一间宽敞而又奢华的房间。房间内挂满了各种山水墨画,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一看便知道都不是凡品。

“父亲,这件事便是如此,您看……”

说话的人是何尚冲,他双手叠放在一起放在身前,立于一龙形床榻前,嘴上说着,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床榻上一老者斜躺其上,本应该悠然自得的神情在听完何尚冲的话后也变得略微有些难看起来,这老者便是何尚冲口中的父亲,紫宵派六大长老之一的功德长老何致远。

仔细瞧去,但见他鹤发童颜,脸上如玉般光洁,没有一丝皱纹。双目如电,绽放出惊人的神芒,让人不敢与之直视。

“让人去查下那姓楚的小子,来日方长,总有让他吃苦头的时候。”何致远片刻之间脸色便已恢复如常,显得那么的从容与悠然,淡淡说道。

若不是楚云凡是李一白和孟正天的弟子,就凭一个炼气大圆满的门中弟子又怎么惊动高高在上的功德长老,甚至连何尚冲都无法惊动。楚云凡要是知道自己折腾出来的这事能让何致远都感到略微的棘手,那他心中估计也会有些惊讶与自傲。

“那青云峰与浩然峰那边......”

“这个亏我们是只能吃下去了,躲都躲不了,那边的事你就别管了,我自会处理。”何致远淡淡道。提起这事何致远心中也是有些作难,李一白性子比较淡泊,这次吃亏的又是功德殿的众人,以他的性格应该是不会继续深究。不过孟正天就不一样了,他爱憎分明,脾气刚硬,虽然吃亏的不是浩然峰的弟子,但谁让他们占理,以他的性格定会闹上门来的。

“何致远,你给老夫出来,咱们理论理论!”

就在何致远有些发愁时,殿外传来一声怒吼,其声如雷,空气被震得仿佛都出现了涟漪荡漾开来。

“父亲......”何尚冲急声道。

“有什么好慌的,我孙子被他徒弟打伤了我可还没找他算账呢?你去请那老匹夫进来。”何致远看着何尚冲那略带急切的表情,不咸不淡地说道。

“不用了,老夫自己进来了,你们功德殿的人怎敢如此仗势欺人,何致远你今天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不待何尚冲转身出去,一道声音便从门外传来。话音刚一落,孟正天便推开了房门,出现在了何致远父子面前。

对于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孟正天,何尚冲脸现惊讶,没想到孟正天这么不按规矩办事,直接就自己闯了进来。

“我说孟长老,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就这么随随便便地闯进了我的房间,太不把我何某人放在眼里了吧。”何致远眼皮微抬,脸上并没有像何尚冲一样流露出惊讶,在他刚吩咐完何尚冲去迎接孟正天时便已发觉到孟正天已然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前。

“跟我谈规矩?若是你们功德殿还有规矩,那你就该给我一个说法。你们功德殿的弟子肆意刁难前来办事的派中弟子,仗着自己手头上有一点小权利就作威作福,眼中哪里还有半点宗门规矩。”一听何致远跟自己谈规矩,孟正天顿时炸了,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道。

“我说孟长老,那是年轻人不懂事,我们就要加以引导,怎么能反而变得跟他们一般呢。”何致远淡淡道,话里话外暗暗嘲讽孟正天跟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孩一样不懂规矩。

“好,要是你今天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我会为这件事跟你郑重道歉的。”孟正天收敛了身上的怒气说道。

“受伤的可是我孙子和徒孙,你那徒弟可没吃亏,你现在还来跟我要公道,不觉得过分了吗?”

“那是你孙子没用怪得了谁,难道我得等道我徒弟吃亏了才出面,那估计是没机会了。我告诉你姓何的,这件事本身就是错在你们,你也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了,直接点,你说怎么补偿吧。”孟正天也暗暗嘲讽了何致远一句,意思相当的明显,就凭你那废物孙子是永远也不可能打赢我徒弟的。

“好,你的那些徒子徒孙们这次任务奖励是一万功德点,这次算我倒霉,我补偿给他们五万功德点,你看怎样?”何致远说道。

五万功德点对于何致远这等人物自是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但他那语气说得好像出了大血,做了赔本买卖似的,令孟正天不由在心中大翻白眼。

“五万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也不多要,一口价十万。”孟正天一脸鄙夷地看着何致远说道。没想到这何致远这么没皮没脸,补偿区区五万功德点竟然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好像自己对他做了多过分的事一样。

“好,成交。”

广西医科大学第四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贵阳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

汕头治疗宫颈炎医院

东至县人民医院

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脾虚吃什么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